Reader Comments

  与去年一样

by Ute Belue (2020-10-19)


在过去的这些年里,欧元危机、银行业危机、英国脱欧、民粹主义运动扰动欧洲政坛,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则令世界贸易和跨大西洋关系阴霾笼罩,多个新兴经济体陷入困境拖累市场需求,再加撼动德国支柱产业的汽车"尾气排放门"丑闻,照理这一系列的负面事件足以使德国经济陷入泥淖,但德国经济却奇迹般地保持了连年持续增长。2018年德国年度平均失业率为5.2%,比2017年下降0.5个百分点,创下两德统一后的新低,长期失业人数亦创下历史新低——而且2015年的难民已经被纳入统计。 总体来看,与对中国出口相似,德国自中国进口也全面增长,但进口增幅低于其对中国出口增幅近四个百分点。德国自中国进口主要大类产品如纺织品、家具等主要产品进口增幅均显著低于其进口总体增幅,德国自俄罗斯及意大利、比利时、波兰等欧盟国家进口增速居前。 四是打造"瑞典试验台":确保瑞典在研发领域始终处于世界前沿,为工业研发输入不竭动力。为了实现以上4大目标,瑞典政府将为产业转型升级提供全方位服务,其中包括调整政策法规,加大对教育和创新领域的投入,进一步开放市场,建立创新实验平台以及开放大数据共享等。以瑞典为代表的北欧小国,在创新驱动发展的道路上走在了欧盟乃至世界的前列。正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OECD)的报告所指出的,创新早已成为瑞典发展的支柱,同时,也是瑞典未来发展的关键。在严峻的社会挑战和激烈的国际竞争面前,瑞典人清醒地意识到唯有保持并增强创新能力,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而瑞典《国家创新战略2020》开篇的第一句话就是:创新始于人。"以人为本"正是北欧国家立于创新潮头的真谛所在。 如瑞典、芬兰、爱尔兰和英国在人力资源方面的得分是最高的;丹麦、荷兰、瑞典和英国在研究体系的开放性、优越性和有效性方面得分最高;爱沙尼亚、芬兰、瑞典和丹麦在资助和支持方面得分最高;瑞典、德国、芬兰和斯洛文尼亚在公司投资方面得分最高;丹麦、英国、比利时和瑞典在联系和企业家精神方面得分最高;丹麦、奥地利、德国和瑞典在知识资产方面表现最优;德国、卢森堡、瑞典和爱尔兰在创新者方面得分最高;而爱尔兰、德国、卢森堡和丹麦,则在经济效应方面表现最佳。 北欧人最早发明了桑拿浴并且乐此不疲。在热气腾腾的桑拿房里,褪去了象征着身份、地位的外衣,无论是公司总裁还是前台接待,均坦诚相见,所谓阶层之间的隔膜悄然消融。而这种桑拿效应早已潜移默化地渗入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企业文化中。 市场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早几年,美国曾经也针对DHL做出处罚,迫使德国邮政集团不得不缩小、出让或撤离部分在美国的业务。因此,不排除欧盟此项调查和做法是对美国方面的报复以及对自己本土企业的保护。而所指"价格联盟"对市场最大的伤害,也在于争夺国际大客户间,对本土企业市场空间以及话语权的挤压。  同时,UPS在就收购TNT一事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来的相关说明中表示,UPS于1976年进入欧洲市场,一直致力于该区域的发展。收购TNT此项交易将产生一个年收入超过450亿欧元 欧洲公关 中德贸易 (600亿美元)的全球物流行业领军者,该合并整合TNT快递在欧洲内部的公路货运网络后,亦将扩大UPS在欧洲市场的运营能力,同时也巩固了UPS在经济快速增长地区――如亚太地区和拉美地区的现有地位。无疑,这也是欧盟物流企业的巨大压力所在。 另一方面,瑞典拥有高水平的教育科研体系,从小学到大学均实行免费教育,并且通过在高校设立学术成果转化平台等手段鼓励创新思维和创业实践,从而为社会和企业源源不断地输送各类创新型人才。  瑞典拥有世界领先的电信运营部门,高速便捷的网络服务早已覆盖全国。按人口比例计算,瑞典网民密度稳居世界前列。据统计,超过91%的瑞典人每周至少使用一次互联网。   青岛港位处东北亚港口群中心位置,作为中国长江以北集装箱龙头港,航运网络体系发达,每月集装箱航班700余班,其中日韩航线130余班、东南亚航线110余班,是联通日韩、东南亚与中亚地区经贸物流的重要枢纽港。同时,青岛港通过胶新线、胶黄线、胶济线连通全国铁路网络,已开通青岛至阿拉山口、霍尔果斯过境运输线路。特别是随着近年来物流基础设施建设,青岛港区集装箱过境换装能力达到1000车/日以上,海运与铁路的无缝衔接能力优势更为突出。